杭州明视康眼科医院郑历院长团队研发ZZ公式瞩目国际舞台

“医生总是追求完美的。”这是杭州明视康眼科医院院长郑历从医三十多年来的信念,也是其不断精进科研水平的初衷。也正是秉承着这样的信念,郑历和张君带领团队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创新,优化近视激光治疗技术和白内障手术方案,最终研发出了ZZ系列公式,帮助了无数病患的视力问题。而此公式也受到了国际的瞩目。

0.5毫米,是我们平常人的中央角膜厚度,还是眼科医生们日夜耕耘的一亩三分地。从医几十载,郑历在只有毫厘的眼球上平稳运刀,从未失手。

眼球的构造就像相机,瞳孔可以当作自动光圈,晶体的调节作用就像调整照相距离,屈光系统就是日常的镜头,将万千世界投射到视网膜这一块最理想的彩色底片上。

如果镜头变得模糊不清,屈光手术就是那块“擦镜布”。

近视激光治疗手术是一项极其精细的手术,对医生专业水准要求很高。但伴随科技发展,此项技术本身也会出现一些瓶颈,“完美主义者”的郑历便在丰富的临床实践中不断地探究,期望更进一步完善此技术。

“如今病患不但追求更清晰的视力,也追求用眼舒适度和持久度,越来越多的人需要一块更高阶的‘擦镜布’。”郑历说。

“黑科技”破解近视眼治疗技术的瓶颈。

2018年,郑历与医院科研团队的副院长张君“双剑合璧”,运用数学、物理光学等跨学科的知识,结合手术设备原理及计算代码编写,在国际上开启ZZ系列屈光手术计算公式,可针对性地解决近视、老花眼、白內障等眼睛疾病。

其中,ZZ-VR公式计算是过去通用近视激光治疗技术的“升级迭代”,也是郑历口中的那块更高阶“擦镜布”。

“普通人的眼角膜大多呈现不规则形态,国际上普遍使用的FDA方案是一种常规治疗方案,无法依据个体差异调整手术细节,导致这种‘不规则’影响病患手术后视觉质量。”郑历表示。

为了提高手术后视觉质量,明视康开始尝试“修正地形图引导下的影响因素”,从而让病患的角膜变为一个完美且规则的形态。“可以通过我们的修正不仅精度更高,而且适用范围更广,可用于所有患者,即使其角膜十分不规则,或者散光误差很大。”

在中国医疗界并不掌握核心技术的前提下,郑历带领团队突破重重困难探究出ZZ-VR公式计算,解决了角膜屈光手术长期以来的技术瓶颈。

该公式计算推出后,明视康借助数字化诊疗诊断系统,将其整合为计算器植入网页,真正将科研成果落地临床实践。现在已有美、法、德、俄等全球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生在使用这一公式计算。

“新武器”助白內障病患“重拾”光明

无影灯照出了光明路,近视激光治疗手术让千千万万病患眼中模糊不清的世界重又清晰。但伴随人的年龄增长,人眼“变焦镜头”即眼部晶体会逐渐失去弹性,弧度不再产生变化,继而变浑浊,便形成了白內障。

郑历在屈光手术及白内障手术领域耕耘近三十年,拥有数十万台手术的丰富经验。他意识到,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屈光性白内障手术时代,病患寻求摘镜与提高视觉质量的心愿更加急切。

郑历院长

但过去常见的手术计算公式对人工晶状体计算的精确性不足,无法做到病患满意的手术后屈光状态和视觉效果。“所以现在必须要有新的东西为这批病患服务,精度更高、误差更少。”郑历说。

能治愈屈光手术后白內障病患的ZZ-IOL公式计算便在这种环境下应运而生,实现了角膜形态与人工晶状体形态的更加匹配。

该公式计算不再需要病患提供详细的临床病史信息,并能具有针对性地依据病患眼部具体情况进行技术调整。

“我们打破了国际上沿用30年的‘Ⅰ-Ⅳ代’计算公式框架,可以通过采集全角膜地形图形态的参数,再运用光线寻迹理论,获取比过去更为精准的晶体安放位置和目标参数,就像为病患订制一枚高精度并可永久使用的隐形眼镜,从而获得更清晰更舒适的视觉感受。”张君介紹。

在其看来,在眼科常规手术逐渐向个性化手术发展的当下,ZZ-IOL公式计算极大提高了手术的精准度与安全性,可以广泛应用于各种角膜形态。

该公式计算依据不同具体情况为病患量身定制,提高了屈光手术后白內障病患的眼球精度和手术后疗效。

现在,ZZ-VR和ZZ-IOL公式计算已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发明专利证书,正惠及愈来愈多人。

在废弃A4纸上诞生的“中国公式计算”

如今,这些创新公式计算被愈来愈广泛运用于临床实践,正惠及更多病患。回望其诞生历程,明视康从打造团队到研发公式计算,却走过了一条不平常的路。

“眼部屈光手术不同于传统外科手术,除经验外,眼科医生更依赖仪器设备。”短短的一两句话,郑历道出了屈光手术受限于科技设备的特殊之处。

其介紹,此前国内近视激光手术的仪器设备都是进口,设备研发者大多为工程师,国内医生使用该类设备时需要厂家先行指导,这就造成了研发人员不懂医疗,眼科医生不懂设备的矛盾。

为弥补设备研发与医生实操之间的空缺,郑历打造了一个“既懂医疗,又懂设备”的团队,让研发“中国公式计算”成为可能。

然而常人不曾想到,帮助无数病患重返光明的“中国公式计算”,竟诞生在废弃的A4纸上。

张君表示,一个公式计算的发明,经常需要结合各学科知识,所用到的数据既有数字大小,还有光折射的方向和角度,一行写不下一个公式计算是常态。“无数次推翻、重构,不好意思用新的A4纸,经常在废弃不用的A4纸背面进行演算。”

张君

张君解释到,“光线是三百六十度立体的,用平面的数学符号去表示立体的场景需要考虑十分周详,有时发现异常数据联动,就要回头找问题出在哪里?有可能很小的方面没有考虑到,整个公式计算就会被完全推翻。”

而新的方法诞生后,为了确保临床使用的安全性、有效性、可重复性,研发团队会将此前积累的大量有临床结果的病例数据找出来,用公式计算进行倒推、反算、验证,确认了新方法有显著效果,才会应用于临床实践中。

“完美主义者”郑历称提高病患满意度是自身的“职业强迫症”,在手术后恢复效果这方面,他也总在追求极致。“我们的病例足够多,虽然可以通过大数据统计回归方法可以更轻松获得准确平均数。但解决平均问题不是我希望的,它不能避免个体的误差,尤其是具体情况特殊的病患。”

所以,即便 推演公式计算这尤其艰辛的历程持续了两三年,也并没有磨灭明视康研发团队的初衷和激情。

“其实相比科研成果发表论文、获得专利,我们更想在临床实践中让每个病患都获得更好的手术效果,这就是我们最开心的事。”郑历说道。

ZZ公式极大地提高了手术的精准性、安全性,并进一步扩大手术适应证,为更多临床医生提供专业可靠的技术支持,为患者创造更为优质的视觉质量和生活体验。

(本文来源:中新网,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热门推荐
推荐活动
互动问答 查看更多
热门
专家讲座 查看更多
网友调查
针对视力防控,你更喜欢的方式是?
  • 矫正框架眼镜 2537人
  • 哺光仪 2798人
  • 角膜塑形镜 2236人
  • 其他 2532人
下一篇
现如今,随着电子设备的风靡,让许多人长期性地面对手机等电子设备。很多人时间长了,总感觉双眼或多或少变得疲惫,干涩,但睡上一觉又完全恢复了,干眼症的早期症状就是如此。可是,你知道你手机贴的手机膜也可能是引发干眼症的真凶之一吗?
09-06 11:02
上一篇
近日,在湖南省湖南省小儿视光线上学术会议中,来自湖南湘雅医院眼科的谭星平教授分享了一个关于青少年近视防控的相关问题,并对各种近视防控方法进行了分析。
09-06 11:15